• daqiyue

《五公经》中对人子身世的预言

“‘天使瘟疫人消灭’不就是正在发生的事吗?估计接下来情况会越来越严重的。里面所说的帝王和圣人就是说耶稣基督吧?《五公经》中对人子的降临是如何描述的呢?”


“《五公经》对人子的出世有着非常详细的描述,包括他的父亲母亲从成家到去世。这里面有一个符号就是虾蟆,也有的写作蝦嫫,其实指的就是青蛙,农村常叫做田鸡。这个符号所代表的含义就是圣母。因为圣母是属鸡的,姓田。在《五公经》中这个符号出现过三次,我们下面分别来看看都代表什么含义:

《五公经》原文:【桑白牛火風,游巡日月邊;蛤蟆走上樹,鴨子飛上天…………百尺杆頭進步遲,非遇聖人難解之,花木樹枝哭兮兮(园林花枝笑兮兮),路上行人盡愁眉,撥雲吐日自相隨,(拨开云雾光明转)鯉魚變作蝦嫫兒……… 黑牛鉤牽斷羅線,日月暫時卻半邊,蝦嫫已度跳入井,甲子旬中走上天】

‘蛤蟆’第一次出现:‘桑白牛火風,游巡日月邊;虾蟆走上樹,鴨子飛上天’,‘桑’指桑叶,‘牛’是耕田用的,合起来是描绘的田间乡村农民的这种生活,种田,种桑养蚕织布,是耕织的画面,同牛郎织女一样。

‘火风’在64 卦里有两个卦相与之有关,一个叫火风鼎,鼎代表皇权,跟《鹿鼎记》里韦小宝被封为鹿鼎公是一个含义。‘钟鸣鼎食’鼎也是用来吃饭的器具。另外一个卦是风火家人。火风还对应人类今天最厉害的一种武器,就是原子弹爆炸,1964 年的10 月16 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原子弹就相当于这个鼎。这一句包含了在农村成家,热热闹闹,风风火火过日子的意思。

‘日月’的日代表光明,代表父亲;月代表母亲。日月代表阴阳,代表乾坤,代表男女,代表父母。‘蛤蟆走上树’这句比较奇怪,田鸡怎么能上树呢?它是跳不上去的。其实历史上有过记载,山东发大水的时候,虾蟆在树上鸣叫。洪水漫过树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对应中国一个重大历史事件:1963 年海河流域也就是巨鹿一带,沿着太行山,邯郸邢台保定发生特大洪水,大水漫过了树,甚至房子的情况,然后青蛙都上了树。

接下来‘鸭子飞上天’,鸭子为甲鸟,天字拆开是二八,2+8=10,2*8=16,10 月16日人子生日。整个这几句与虾蟆相关的几个符号都出来了。树是木,代表李姓。发大水代表的是龙,圣父的属相。田鸡代表的是圣母的姓氏和属相,姓田,属鸡,63 年订婚,由于发洪水,第二年,64 年成家,也就是虾蟆遇见洪水上树的意思,姓田的属鸡的,嫁给姓李的属龙的。



第二次出现是虾蟆,也是青蛙的意思:‘百尺杆頭進步遲,非遇聖人難解之,花木樹枝哭兮兮(园林花枝笑兮兮),路上行人盡愁眉,撥雲吐日自相隨,(拨开云雾光明转),鯉魚變作虾蟆兒’。

‘百尺杆頭進步遲’指1970 年发射成功的长征火箭,火箭长33 米差不多就是百尺的意思,进步迟就是长征。‘非遇聖人難解之’,是讲遇见圣人才发射成功了,开始向太空长征了,的是人子出世了。

‘园林花枝笑兮兮’,园林代表的是李家,都是树木,开花结果,代表生孩子,花枝代表木子;‘路上行人盡愁眉’,为什么愁眉呢?与下面这句有关‘撥雲吐日自相隨’,或作‘拨开云雾光明转’,指的是东方红卫星在1970年由长征火箭发送成功到地球轨道,开始围绕着地球转了。

拨开云雾光明转,也合东方红这首歌‘东方红太阳升’,愁眉代表眯着眼睛看,因为中国老百姓很兴奋,都在抬头仰望天上这个东方红卫星,据说当时是可以看见的。这就是在讲一个1970 年历史的时段。原子弹、卫星,太空宇航,这都是神的领域,是非比寻常的人类历史大事。


《五公经》里还有一句话叫‘振動太空似可憐,紫雲空裏声流傳’都是在讲这个卫星上天的标准性事件,讲这一年1970 年人子出世。‘鯉魚變作虾嫫兒’,鲤鱼是李姓的象征,也是基督耶稣的象征,虾蟆儿就是田鸡的儿子,指的是姓田的、属鸡的母亲的儿子。这一段讲了人子出世,基督耶稣的诞生。

虾蟆第三次出现:‘黑牛鉤牽斷羅線,日月暫時卻半邊,虾蟆已度跳入井,甲子旬中走上天’。‘黑牛鉤牽斷羅線’,黑牛代表死亡,牛是河神,黑色代表死亡,北方壬癸水,黑色也寓意水,黑牛象征河流的死亡,钩牵就是牛角,用牛角去断罗线,罗线在人身上比喻血管,在大地上比喻经纬,比喻河流。1997 年中国长江三峡截流成功,这是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江河截流工程,那一年香港回归,邓小平死,代表这条河流死亡了,筑起了大坝,拦起了洪水。同时对应圣母因白血病而去世的命运。人子李塬由此走上了拯救白血病患者的道路,拯救有情众生,由此跟中共结下了死仇,成为中共天网名单上要抓捕的人。这一切都是精确的预言。

‘日月暫時卻半邊’第一次出现日月的时候是日月双全,代表父母双全;缺半边,只能是月亮,因为太阳不会缺半边,代表母亲去世。‘虾蟆已度跳入井’,度代表这种上天派来的,带有使命的人已经度劫走了,井代表井泉水,对应水瓶座,也对应乙酉年,圣母出生的年份1945 年五行纳音是井泉水。

1945 年世界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乙酉年是鸡年,对应推背图中第39 相中的‘金鸡叫’,也对应古代预言《白阳卷》中的‘金鸡叫,明了天,黑狗认母’。黑狗11 对应水瓶座,狗是人子的属相。


‘甲子旬中走上天’甲子11,干支第1,11 月1 日是圣父的生日。中旬是10 到20 号,‘旬中’就是14,15 号,指的是 11 月14 日,11 月15 日,对应人子的生日,也对应逾越节。这一段讲的是圣母去世那一年,1997 年三峡截流,人子与三峡和白血病之间的机缘,以及与中共结下深仇大恨的起因。

往前追溯机缘,原乡居士李塬对人生,对人世间的名利,从小就没有任何的追求。就是因为97 年母亲因病去世了,他才会离开家乡。如果他母亲还活着的话,他不会离开老家,正所谓父母在不远游。在给母亲治病的时间里,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从那天开始一直到今天,从未进入过深度睡眠。当时大脑24 小时在转,在想怎么给她治病。后来才有机缘进到红十字会,创立了小天使基金,救助白血病患者,发展到后来从印度引进药救人,都是那几年,因为他母亲得白血病,深度思考后的结果。

这些想法都是成熟的,有机会,他就去施行,一直到破坏了中共的隐蔽维稳战线,得罪了中

共。

中共让人死,居士让人活。这种生死的斗争,等于原乡居士给中共的维稳战线上捅了一个天大的窟窿,中共无法再容忍。所以原乡居士来到了美国。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名字将近十年都中共的边控名单上的,因为接到上帝的启示以及特殊的机缘才逃脱了中共的罗网,这就叫剧本,一直到现在才有这个机缘给大家讲道。他曾经在Youtube 上做过一期节目就是讲这些,我节选了一些供大家参考。

原乡居士自述三峡情缘:

【我其实今天犹豫了一下午,心情非常的难过。因为三峡确实跟我有莫大的关系,第一个我这个名字,就是因为三峡而来。我原来真名叫李勇,今天特意给大家声明一下,明人不做暗事。

但后来去北京有段时间改名叫李乾。为什么要改这个乾呢?就是我希望“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我母亲从小就教给我背这首诗,给我讲杜甫的感受,当时这个诗的创作背景。我们这个教门里,景教讲的救世。它的人文关怀,就是要彻底的救人,对任何人,任何苦难怀有悲悯之心。当时是这样想的,因为乾是天嘛。

后来我一同事,其实办公室就我们俩三个人。他是三峡集团来的,比我大几岁的一个老哥哥。他是三峡的,但是他是从陕西西安过来的。当时说到这个名字的问题,他觉得“天”太大了,这个名显得太大了,并且容易引发人的误解,好像有什么野心似的。那我就想既然叫天,你觉的不好,那我就叫地。这个“塬”指的是陕西黄土高原上的一种地形,其实可以说就是金字塔,黄土金字塔,四面坡,上面一个平原,在陕西叫做塬。我改了这个名,说这个好不好?朴实吧,黄土朴实到底了,李塬这个名字是这么来的。

这个老哥当年是参与了当时整个三峡建设的,他当初是李鹏的部下,李鹏起家于水电,原來是水电部的部长,后来才当副总理、总理,李鹏也一直以此为自豪。这个老哥跟着它全世界的晃,后来因为他从国外回来,在天安门广场参与了八九六四,被组织处理了。虽然没判刑,但被调去了三峡。他提到了关于三峡材质的问题。他说这种大坝要求的混凝土和钢筋,国产的是不能用的,一个是强度不够,一个是耐久性不够,其他各方面都不行,要从日本来进口。要是全部用日本进口的材料,那肯定工程造价要高很多,并且还有个供应的问题。所以可以肯定的说三峡用的不是都是日本进口的钢材。

另外有一次工程项目需要用一些日本进口的钢材。当时货源非常的紧张,就找到李鹏办公室,写了个报告要几百吨,李鹏当时大笔一挥,就从其他工程挪走了日本进口的五百吨优质钢材。所以这个大坝里边有一些关键的部位,可能是用的日本进口的钢材,但很多地方不是。中国那个时候生产的钢,其实是不够格的,别说万年了,可能几十年都不一定能抵得住。再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除了钢筋就是水泥。水泥的质量是非常的不稳定的,水泥就是各种材料,放在一起磨碎,经过混合、烧等各道程序加工而成,并且要密切的检测水泥的标号。三峡工程浇筑要用几千万吨的水泥,怎么可能质量完全的一致,因为水泥的生产,不是靠公义心,工匠精神,就能生产的很好的,那是不可能的。水泥标号不一样,即使一样的标号,实际的参数也不一样,凝固程度,包括结构强度,耐腐蚀性,都是完全不一致的,这么多的变数加在一起筑成了这么大的一个大坝,大家可想而知!钢材型号不一样,承重强度不一样,水泥不一样,什么都不一样,放到一块,它能搞成铁板一块吗?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三峡将来肯定会有问题。说这个是2001,2002 年的时候了。后来就没有再更多关注过三峡问题,今天要讲三峡的事了,突然感觉到挺难受,为什么呢?其实这个名字李塬,就是因为三峡这哥们改的,叫这个名字,从天上到地下了。


为什么到北京?就是因为1997年我母亲因为白血病去世了。在给我母亲治病的期间,动了很多心思。当时我母亲的白血病不能治,因为她年龄和疾病类型问题。当时协和医院的专家,就告诉我说,你母亲病的这个类型治不了,不是钱的问题,是技术的问题。当时我们家条件还算可以,不存在费用的问题。为了给我母亲看病,就了解到了当时的整个白血病治疗的情况,发现绝大多数人是没有钱治病的。当时为了给我母亲治病,整天就想这件事,自然就想到,大家同样的情况都是生命。我们这个家族,这个教门里,从小救人的这个理念,是贯穿到骨髓里的。当时我就想这个问题,设计了很多个方案。后来我母亲去世了之后,有两三年的时间,从悲痛中走不出来,心情低落,白天黑夜都在想,在给我母亲治疗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疏漏?当时那个治疗方案调整一下,会不会我母亲会活下来?整天想这个,结果就精神崩溃了,不是说神经病,而是眩晕症,高度的这种焦虑,觉也不能睡,两三年的时间什么也不能干,更多的时间想这个问题,等到突然有一天病就好了。

那个时候我是出身于中石化集团的,中国大部分加油站都属于中石化的。我想做一点试验,利用中石化这个条件做点项目,来实践一下我所想出的这几种方案,看看怎么能筹到钱,让得了白血病这样疾病的人,不会出现没有钱治等死的这个状态。当时的国企的负责人,没有很干净的人,我就跟伙计,带着我们的职工,搞了一次小革命。我利用了一条中共的国企条例,就是国企的最高权力机关职工代表大会,可以罢免,选举企业的领导人。我就利用这条发起职工,搞了一次小革命,上访,行动,搞事,把前任的经理给罢免了,罢免之后重新进行选举。当然它成为整个中石化集团,一个非常大的争议性事件。因为所谓的国企都是党控制的,人事干部也是党决定的,虽然法律上写着是由职工代表大会选举,但实际上压根就没这个权力。但是我们钻了这个空子,搞了一次民主试验,结果我们革命成功了,搞的这个党组织,上级领导也是无可奈何。最后我们就自己选举,选举结果我得票算最多的,但是我不想干,就交给了我一个朋友,我的同事干,我辅佐他。

他问我为什么不干?我说我志不在此,我将来要去北京。为什么要去北京呢?因为在我母亲活着的时候,小的时候有一次,我突然看到了一副情景:在北京冬天下雪的雪夜里,路两边灯光昏黄,我走在下雪的路上,踩着积雪,嘎吱嘎吱的响。那时候我就问我母亲“我看到那一情景,是什么意思呢?”我母亲当时就说,你将来要去北京。那是十几岁时候的事,到我三十岁的时候,我母亲已经去世了。所以我就说我辅佐你,把这个公司运转起来,然后我要去北京。

怎么运转呢?我当时设计了一种连锁经营,现在很常见,但在那个时候并不常见,包括几种营销上的措施,就是利用石油公司的网点,或者它国企的这个牌子,然后把其他的领域的日用品销售出去,叫做异业结盟。然后从结盟的过程中,提出一部分钱来给这些客户,就像保险一样,让客户不管在石油公司加油还是买东西,都有一点钱积攒到他个人账户里去,将来就可以享受这种服务,比方说,大病之后有这个基金来救助他。这个设计其实是很超前,很完善的,当时我是满心的想把这事做成。但是问题是我搞的那次小革命,引起中共高度的戒心,它们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后来我才知道,像我们这样上台,挑战领导,搞选举,中国什么时候有选举啊?中共说绝对不能让我们有好下场。其实后来就出事了,我那个伙计遇到一次蹊跷的事故,撞成植物人了。可能到今天还没有恢复神智,我一直对此念念不忘。

后来中共就安排了各种各样对我们的打击措施,这件事根本就没法干下去了,甚至有生命安全,我伙计出事之后,我就知道有危险了,危险非常的严重。它一方面在人身安全上搞你,一方面在名誉上抹黑你,一方面在司法上进行打击,我就在那个情况下去了北京。当时那几年,从01 年到04.05 年,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煎熬的时候,我在北京到处奔波,用尽一切办法,想以救助白血病为一个契机,建立一套体制和一套机制。能完善的解决白血病的问题之后,向其他的疾病,其他的病种进行扩展,然后解决所有疾病的救助问题。

大家要知道国家不干的事,你老百姓想干,我当时天真地以为,政府不想干,政府它们腐败,它们不作为,咱们老百姓自己干。我当时在北京也是用了很多方法,当时在北京生活也不是这么容易,尽管我也有一些社会关系,但是那段时间日子过的非常艰难。我们救助这些从全国各地到北京来救治的这些白血病的孩子。我们筹钱,找医生,联系帮助这些孩子,真是无比的艰难,效果非常的差。因为没有人配合你,没有人关注这件事,政府机构都不愿意动。所以说那个时候,我感觉用了一生中最大的精力,白天黑夜睡不着觉,从来没有进入过深度睡眠,那个时候是我失眠最厉害的时候。就是老想着怎么来解决问题,因为每一个生命都是鲜活的生命。那个时候我们接触很多孩子,他们父母能带他们来北京治疗,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因为绝大多数孩子,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到北京来,基本上就去世了,父母就放弃了。但即使是在这个过程中,那些孩子等不到你救他,等不到你这个办法奏效,等不到你筹到钱,那些孩子就一个个

离开了。那段时间,那几年,回想一下,我就是生活在那种悲伤、绝望、痛苦之中,整个人生活在眼泪中。看着那些孩子的离开,看着那些孩子的父母,他们那种绝望的悲伤,任何一个人,铁石心肠也是受不了的。

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三峡那个哥们给我推荐一首曲子叫三峡情,那时候我电脑几乎都是放这个曲子。天天真是以泪洗面,我作为一个男的,也把这个真实的情况告诉大家,包括今天我再次找到“三峡情”那个曲子听了一下,还是止不住的泪流满面。因为你会想起来那些孩子们,你答应救他们,那些孩子们对你,他们的家人对你,满怀希望的那些目光,但后来我们还是没有救得了他们。我过了几年这种可以说在痛苦中煎熬的日子。所以有人说,一条人命为什么叫胜造七级浮屠呢?因为太难,太难!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责任,最沉重的责任,就是你向别人承诺生命。但是你看到这些求救的孩子们,尽管你可能没有那个能力,但是你还是不忍拒绝。今天回想起那些孩子,他们的那些细节,他们的表情,他们的声音,在耳边还能听见,还在响……

所以因为三峡,因为我母亲这个病,因为我做的这些事,一直到今天,这所有的机缘从哪一年开始?就是1997 年三峡截流的那一年。】


2001 年原乡居士离开家乡去北京的时候写下了《鹧鸪天》:【谁教清风唱情歌,我是燕地青山客,长安街上常来去,行人见得识不得。】这是词的上阙,一直在原乡居士的推特里,直到2019 年 7 月份的时候,他才把词的下阙贴出来:【万千岛,万千河,万千难过尽舟车,隔岸杨柳望中断,蔓草无心怎堪折。】这首词的创作背景是什么呢?就是启示和预言,它就是一副无比真实的场景,与三峡有关。人子的母亲、三峡、1997,人子的经历等等,所有的一切都有如《五公经》中的预言在发生。”

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