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鐵鍊女事件近一年 地方政府嚴控真相成謎

江蘇徐州“鐵鍊女”事件曝光至今已接近一年。當事人的現況甚至真正身份依然不明。北京有法律界人士日前到徐州豐縣意圖探望鐵鍊女一家,卻因為當局嚴密設防未能如願。部分輿論一直對當局公佈的所謂真相存疑,認為事件另有內情。


鐵鍊女事件曝光轉瞬已接近一年,她本人的安危備受外界關注。


北京律師李莊1月10日在微博發文透露,他在幾位法律界人士委託下,當天來到徐州豐縣歡口鎮董集村鐵鍊女的居住地探望,但是,他們的車子卻在距離董集村數百米之處被人攔住。


李莊回憶說,當局在路上設置了路障。村口設有一個用集裝箱改成的關卡。值班的村幹部查看他們一行的身份證並且進行登記後,以等待上級指示為由拒絕讓車子進村。


之後,多名協警開著電動車趕到現場增援。李莊無奈下打算折返,卻被一輛轎車堵住退路。李莊與村幹部發生肢體碰撞。與此同時,周圍出現大批可疑人物。


為阻撓外人接近徐州豐縣嚴陣以待


當地警方接報到場後,要求探望鐵鍊女必須到縣委宣傳部報備。李莊等人隨後被解除包圍,離開村口。最終無功而返。


2022年1月下旬,江蘇徐州一名育有八名子女的母親,疑遭丈夫長期以鐵鍊捆綁鎖在非常狹小的房子內,而她姓董的丈夫連同八個子女卻住在另一間相對乾淨的屋子,形成強烈對比。其後鐵鍊女被揭發智力和精神有缺陷。


接受美國之音專訪的油管頻道“岳戈南方浪”負責人岳戈認為,鐵鍊女事件曝光接近一年後,當地仍然受到嚴密管控,完全是中國基層官員的真實寫照。


岳戈說:“這是基層(官員)慣性使然,基層治理能力確實非常薄弱的表現。倒未必是徐州或者再高一點的江蘇省的層面,來進行定點監控或維穩。我個人覺得這個可能性是不大的。不可否認的一個事實:中國基層的治理能力確實表現得非常不堪。現在不管是江蘇還是徐州,都剛剛更換了書記一把手。不排除下面的一些官員向上觀望。這也是中國地方官員普遍的特點。可能有些書記會開明一點,但是基層由於並不了解這些官員的特點,當然會先把醜事做出來。”


岳戈表示,中國當局對鐵鍊女等社會熱點人物長期監控,對地方政府形成沉重財政壓力。


岳戈說:“它(地方政府)寧願把壓力往下釋放,而且現在又是春節將近了。到了春節,人員的流動會加速,而且往年中國的官場一個突出的特點:年前氣氛一定要祥和,秩序一定要井然,民生一定要安定。在這樣的慣性思維之下,對李莊是非常不友好的。對於經濟相對落後,但是群體性事件又比較多的省份,其實是非常為難的。一方面要抓穩定,但是又往往要地方財政出錢。‘是你的事你自己去解決,你自己去擺平,你自己去搞定’。最要命的是,你臨時上一些手段。這將增加地方財政的支出。”


江蘇公開鐵鍊女調查“真相”遭法律學者質疑


江蘇省委省政府調查組就鐵鍊女懷疑被拐賣及虐待的案件,聲稱走訪了4600多人次及檢閱了1000多份檔案後,去年2月作出通報說,經過DNA比對確定是在雲南戶籍登記姓名為“小花梅”的女子。豐縣縣委書記、縣長和宣傳部部長等17名官員,因不實通報分別被當局予以撤銷黨內職務和政務撤職等處分。


一直關注事件的浙江溫州城市大學退休法學副教授蔡釩對美國之音表示,江蘇省的通報並未消除她心中的疑團。


蔡釩說:“官方展示的(小花梅)照片跟鐵鍊女本人相差實在太遠了,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公眾質疑一下又有什麼關係呢?現在社會上很多事情都是撲簌迷離。河北唐山打人事件當中四個被打的女的,從頭到尾都沒有(公開)出現。既然是輕傷的話也可以接受電視採訪。接受電視採訪會進一步威脅到她們的人身安全的話。這個社會就太恐怖了。”


當局阻撓外界關注鐵鍊女與幕後黑手有關?


蔡釩去年曾公開發文提出對鐵鍊女事件的疑問,卻遭家鄉浙江溫州公安遠赴江西查問。蔡釩認為事態不尋常,不排除背後牽涉幕後黑手。


蔡釩說:“這個‘水很深’。我總覺得這個人應該是在警方這邊擁有比較大的資源,否則的話溫州警察找我幹嘛?徹底向大眾公開真相確實存在阻力。”


鐵鍊女事件震動海內外輿論,並引發外界對大陸人口販賣、地方官員對“超生”和虐待視而不見、農村女性地位低下等問題的強烈批評。過去一年,有網民因為聲援鐵鍊女被當局抓捕。前媒體人趙蘭健更因跟踪調查事件而被迫離開中國。

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