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qiyue

金庸是景教中人吧?

“金庸先生在最后的最后清楚的向大家展示了他的宗教背景。这样说来他应该是景教中人吧?”


“严格来说应该是景门中人。共济会、光明会、大开元宗、少林寺、洪门等等都是景门,任务和最终目地是消灭一切专制,实现人人平等的大同社会,实现宇宙和谐。景门是世界上所有秘密机构的鼻祖,景门的教义人人平等、人人为王!金庸先生在最终回50 回借康熙之口提到了黄黎洲(民主思想家黄宗羲),引用了他的书《明夷待访录》中的一段话:为君乃以‘一人奉天下’,非为‘天下奉一人’。来自《原君》这一回,尚书中‘黄天后土,改厥元子’中的元子指皇帝,元也通原。黄宗羲的《原君》道出了真正圆满的符合天道的政治制度就是‘天下为天下人之天下’,这是民主的根本!这也是原乡居士一直以来所推行的‘人人为王、人人为主’的大民主的本义。


金庸还在他的作品里埋下了多条暗线,暗示了人子降临的信息,大脚印、履约的信息和景门以及共济会的法脉以及传承。举几个例子来说,《神雕侠侣》里全真教的创始人王重阳,他搞的活死人墓其实是来自苏东坡《僧圆泽传》中情人李源的行为艺术。上帝给人立信的就是情人李源,所以启发了王重阳悟道搞了个活死人墓。


真实的历史上,王重阳没有情人。但是金庸先生在小说中给他安排了一位情人林朝英,对应的就是情人李源。他们又共同创立了古墓派,相伴而居,活人生活在死人墓里,对应李源的活死人墓。而古墓情人林朝英的‘林’是二木,‘朝’代表朝会之期初一十五,1.15 是逾越节,林和阳的拼音字母开头是‘L’和‘Y’,小龙女的‘龙’和杨过的‘杨’拼音字母开头也是‘L 和Y’,都是对应人子姓名的缩写LY,这就是伏羲女娲手里的规和矩,也是共济会自由石匠的标志。Y 是圆规,序号25;L 是矩尺,序号12,组合起来就是12.25 圣诞节,一年里的倒数第七天。序号为7 的字母是G,就是共济会标志中间的字母,也是郭大侠的郭的首字母。

接着林朝英把《玉女心经》传给了她的丫鬟。丫鬟收了李莫愁和小龙女两个徒弟。李莫愁又有两个徒弟,洪凌波和陆无双 。‘无双’就是最大,唯一的大陆,就是大陆无双,指巨鹿大陆。洪凌波的意思是洪水和在波浪上行走,都是水,这里的凌波也对应天龙八部中的凌波微步,就是脚踏在波涛上,其实对应的是华胥氏履迹雷泽生伏羲。

李莫愁、陆展元和何沅君之间又有一段三角恋情。陆展元代表大陆展平了,就是平原。元代表开始,创始,开端,原始,通原,加上李莫愁的‘李’,就是‘李原’,人子的姓名。李莫愁与陆展元的定情信物是一方手帕,方代表钜,因为钜画方。钜和陆加在一起就是巨鹿。手帕是丝线经纬织就的,就是经纬锁定。

何沅君的‘沅’字拆开就是三二八,和洪七公的‘洪’拆分后三廿八是一样的。3 月28是东岳大帝的生辰,主掌生死,这一天也是老子飞升成圣的日子。六祖慧能圆寂在唐先天2年8 月初3,释迦摩尼有32 相80 种美好。

3280 循环相加得到2.5.8.11,就是圣经四活物之数,再循环相加得到197.10.16,人子的生日。

328 这个数字也在金庸的笔下多次出现,《倚天屠龙记》里的周芷若,芷江又名沅江,沅字拆开328。《倚天屠龙记》里只有四个人得过屠龙刀,三侠俞岱岩就是其中之一。岱岩代表的就是东岳大帝,生日就是3 月28 日。还有谢逊百家姓排34,值乘众数和34*(3+4)=238。除了238,还有197 人子降临的年份也常常出现在金庸的小说里。比如洪七公号称九指神丐,断一指就是一九之数,再加名字里的七,就是197。张无忌练成乾坤大挪移后,自称心法只练到第七层,尚有19 句不明,还是197。

何沅君的师傅是武三通。‘武’是神足的意思。李莫愁到最后脚踩在洪凌波的背上死于绝情谷情花之中。神雕里的其中一根主线就是李莫愁的情伤,自始至终吟诵‘问世间情为何物’,都与情有关,也与脚印有关。


另外说到脚印和鞋,还的提一下杨过他爹杨康和他母亲穆念慈。穆念慈的特点就是大脚,杨康抢鞋调戏,还为她洗脚赠鞋。真的恋足到如此这般吗?洗脚对应的就是耶稣就义前为门徒洗脚的场景。

耶稣讲仁爱,佛门讲慈悲,都是对应穆念慈的‘念慈’二字。至于‘穆’,古时墓葬讲东昭西穆,老子葬东,儿子埋西。剑指西方之意,穆念慈即寓指西方法王。另外耶稣不止为门徒洗脚,还为大伙分饼分酒。穆念慈也是因为分饼给乞丐才有幸见到洪七公,这些都是一一对应的。

而且金庸作品里对于鞋的强调是乐此不疲的。《鹿鼎记》里,韦小宝用化尸粉后,尸体可以尽数化去,唯独留下一双脚。《天龙八部》里段誉跪拜雕像后,看到雕像鞋上字迹而得神功,还拿着钟灵的鞋去求救。《笑傲江湖》里令狐冲站在向问天的脚印里与人比武。还有在《倚天屠龙记》里张三丰留鞋于棺,对应的就是达摩祖师‘棺中留履和去西天杖挑只履’的典故。总的来说金庸是个明白人,他用这种武侠小说的方式在传递着人间大道,可以说他死得其所。

不仅在文学方面的造诣,金庸也积极参与政治。他也是香港回归之前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之一,任基本法政治体制起草小组的港方负责人兼经济体制起草小组成员。据说香港主权移交的最基本的原则‘港人治港’就是金庸提出的。香港最后一任港督在离开香港前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港人治港,这是一份承诺,也是一个不容动摇的命运。’

虽然时至今日,这还是一个未被兑现的承诺,香港人民还在与中共和港共暴政抗争,但是天终究会亮的。因为中共必将灭亡,这也是它们的一个不容动摇的命运,就像港人终将实现港人治港一样!”



8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